8.31.2019

【Fine Art】Cuno Amiet 金黃色的山

《Der gelbe Hügel》Cuno Amiet 1903

Cuno Amiet (1868 - 1961)是瑞士畫家,被譽為瑞士現代藝術的先驅。在他的畫中,空間顯得比較抽象,色彩是最優先的,這幅前景粉紅色白色的樹簇擁著金黃色的山,圓潤的山頭、圓圓的樹和一朵圓圓的雲,整張畫感覺很簡潔可愛

大概是因為瑞士的四季景色優美,覺得瑞士的印象派畫家或是像Cuno Amiet這位表現主義畫家,用色都很明快豐富,光和色彩都在畫面上充分展露,畫的山或是樹都有一種往上延伸生長的姿態,讓人看了會覺得很有活力、心情很愉快

《Blumenstillleben》Cuno Amiet 1908

Matterhorn》Cuno Amiet 1943

《The Stockhorn chain》Cuno Amiet 1931

《 Late summer on the Oschwand》Cuno Amiet 1952

8.28.2019

【Fine Art】Winifred Nicholson窗外的風景


《The South Parlour 》1950, 63x63cm 



Winifred Nicholson (1893–1981)是一位英國的藝術家,他的第一任丈夫也是畫家Ben Nicholson,,他們大部分都在瑞士過冬,夏天則在英國渡過,她會在這些地方畫些靜物畫和風景畫。她的生活方式就是藝術表達的方式,自然簡約。

Winifred常常畫一些家居靜物結合風景畫,視角就是從臥室看出去的景色,鮮花和花瓶就在前景,畫面裡與外的界線,牽引著視覺移動。她的色彩溫潤愉快,也會跟著季節變換色調,所以畫面很有季節感。


《The Isle of Man from St Bees》1945


《From Bedroom Window》


《Rooks, Hyacinths and Snow》1935, 50.8x76.2cm





8.27.2019

【Fine Art】梵谷的鳥巢

 《Still Life with Three Birds Nests》 Vincent Van Gogh 1885

《Birds Nests》 Vincent Van Gogh 1885

有一陣子,梵谷對鳥巢這個主題很著迷,他覺得苔蘚的顏色、乾燥的葉子和草、粘土、羽毛..等等取自大自然的編織物,也會吸引著喜歡自然的人們。

他寫信給他的弟弟西奧,說著他如何和農村的孩子們一起去找這些鳥巢。我想那一定是一段很有趣的時光,記得小時候如果看到鳥巢和鳥巢內小小的蛋、或是幼鳥,都會覺得很好奇也很想抱回家養鳥。鳥巢是孕育新生命的起始點,幼鳥在窩裡成長、逐漸豐羽,或許長年一直獨自在外旅居的梵谷,畫著鳥巢~內心深處也是很嚮往家庭的溫暖吧。


8.25.2019

【 Fine Art】美少女的美術史




假日看了一個剛上檔的展覽【 美少女的美術史】(BISHOJO), 展出的作品是60多位古今日本名畫家的作品,有日本畫、油畫、攝影、版畫、動畫、雕塑...等等,看海報DM可能會覺得以動漫畫的美少女為主 ,不過展覽本身想囊括的範圍更大, 想探討的是, 從傳統中的「美人畫」一直到現代的少女漫畫、奈良美智等等....這些不同媒體、素材所交織而成的「美少女」,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形象? 

展覽中「美人畫」日本畫家 :上村松園、鏑木清方、伊東深水等原作,現在應該都是日本國寶級的畫作,在我心中他有點像是「神」級的地位,所以很高興可以搜集到一枚! 當然還有許多其他精彩的畫家作品。

伊東深水的美人畫《春雪》也是超級美的一張作品。

伊東深水 (1898年-1972年),大正·昭和時期的日本畫家。伊東深水的美人畫具有高度的藝術價值,被日本政府指定為國寶級作品。他畫了好幾張的《春雪》,每一張神情姿態和服裝都略有不同,展場中的是粉紅色的和服、白色珠光條紋的內裡,色彩非常地優雅,線條圖案細膩精緻。非常推薦可以去看看原作,真的是那個時代「美人畫」技術與美感的極致展現。(因為現場不能拍照, 以下是找到接近的畫作)




「美」在每個時代、每個藝術家眼中都會有不同的看法,在某個階段,來自日本的創作是陪伴著我長大的, 看著看著就會有那種

「啊...我很小的時候好像有看過這樣的東西!」

「以前我曾經很喜歡這個!」

 就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不用文字解說,用繪畫就能與自己腦海中某處產生連結。不論這是不是正統美術史的一部分,都能讓人產生感動。


【 展覽資訊】
地點:MoNTUE 北師美術館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 134 號
日期:2019.08.24 - 2019.11.24(週一休館)
時間:10:00-18:00 (週五、週六延長至21:00)

8.24.2019

【Fine Art】穿著洋裝的小女孩

A Girl with a Watering Can 》Pierre-Auguste Renoir , 1876 ,100x73cm

雷諾瓦畫的這張A Girl with a Watering Can 》穿著漂亮寶藍色洋裝的小女孩,頭上有紅色髮帶、穿著小靴子,手裡著一個綠色的水壺, 應該正要在花園裡開心地澆花,非常地可愛記得我小時候也有很喜歡、很喜歡的漂亮洋裝, 領口有很別緻的緞帶和別針,但洋裝也不可能天天穿,就是在像過年這種大日子的時候才有機會穿

小時候很多的細節已經忘記,只記得常常打開衣櫃看那個洋裝上漂亮的「Cameo」別針,大概長這樣:


Cameo這種樣式的藝術品很早就有,可以追溯到古羅馬時代不過在英國維多利亞女王的時代更加受到矚目, 皇室貴族爭先恐後訂製Cameo珠寶Cameo通常鑲嵌在歐洲皇家、貴族、將領們的劍柄或王冠之上,上面雕刻的淺浮雕肖像大多是他們的母親、妻子或情人。歐洲珠寶工匠後來也將具有家族象徵意義的徽章圖像以Cameo的形式展現出來,縫製在皇室貴族的胸口或是袖口等作為裝飾。後來也流行做成胸針的樣式

小時候不知道什麼藝術形式,而且現在想想,小朋友的別針應該也只是塑膠做的吧..哈哈,只是覺得很美,就印象很深。長大以後就不太可能有穿華麗洋裝的機會,有那種期待穿洋裝的感覺,只能留在回憶中了

8.21.2019

【 Fine Art】海邊的風

《海邊的風》(Wind from the Sea), Andrew Wyeth 1947 tempera on hardboard overall: 47 x 70 cm

還蠻喜歡這件作品 ,是美國新寫實主義重要的藝術家魏斯 (Andrew Wyeth ,1917-2009)的作品《海邊的風》(Wind from the Sea)

一開始會想像這個是什麼季節,看色調很像是秋天的尾端要進入冬天的時候,海風從窗戶外頭吹進來的瞬間,風很冷、氣味可能鹹鹹的, 整個室內因為這股風而清醒。這一切看起來是一個很平凡的生活、很平凡的時刻,但魏斯認為普通的事物是可以帶著深刻的意義和情感的,可能就是生活中某個畫面觸動了他,他將回憶與情感注入眼前的畫面,一種嚴謹而緩慢的精神追求......這也是為什麼他的作品都看起來有著濃濃的鄉愁與思念。


魏斯的筆觸很細膩,連老舊窗簾上的蕾絲圖案都描繪得很精細

鳥兒在網中飛,還是在風中飛?